【橙风访谈】寻访军工老教员——陈朗

发布时间:2017-09-03  浏览次数:87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往昔数种风骚终究逃不过韶华,一点点被消蚀,被遗忘。就如纪录片《二十二》的结尾,奶奶的坟头长满郁郁青草,融成大地一片。曾经的艰苦奋斗,血泪交融的过去不再被人提起,曾经的巾帼须眉,也只能化作一个个字符,没人再去了解他们的过往。可渊源历史,它存在的意义不该是被遗忘,我们需擎着敬畏去铭记,去学习……

新中国成立后,可谓是四面楚歌,哈军工宛若一阵及时雨,挽救了新中国的劫难,而这份功劳逃不过一众优秀教工的抛头颅洒热血……陈朗老先生就是献出青春的众人中的一位。

陈老先生毕业后本来是在张家口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通信工程学院工作,哈军工成立后需要大量的优秀教师,陈赓大将全国点将,陈朗老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当时上级一指示我想都没想,卷铺盖就走了。当时的人心思单纯呀!劲往一处使,都想为祖国发展做贡献。哪有什么别的心思呀!一听是领导指示,啥都不问直接走!”自此之后,便开启了陈老先生与军工的故事。

“您以前在教书的时候有什么奖项没有?就是一些教学还有研究上的奖励。”陈老先生顿了一会,眼睛不由转向奶奶,“问你年轻时有啥奖没有?老头耳朵不太好,我来给你们翻译”,说完看了陈老一眼随即捧腹大笑。“哦!奖项呀,没有没有。没有什么奖——”“哪呀!大奖没有小奖还是有一些的”,奶奶打断了陈老的话,“当年他还是拿了一些奖的,他这人对这些不在乎,那些奖状证书啥的都不见了,都过去这么些年了。”对于我们来说有一丝敬畏,也有一丝遗憾,敬畏淡泊名利,遗憾无照留念。

“那您以前教书时学生情况怎么样呀?”陈老不知所谓的望着我们,“问你学生听话不,学习怎么样?”奶奶拍了拍陈老,“哦!学生呀,那时的学生都优秀呀!都是从各个名校选拔的尖子,那时也苦,条件苦。啥都没有,书都是我们自己写的,现在想来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当时没感觉呀!就想着把工作,不辜负组织的期待,学生也是一样很刻苦,想法也单纯。出了好多人才哩——”说着说着,陈老不由得顿了下来,低下了头……

“您现在在家整天都干些什么呢?”“哎!老了,也走不动了,就基本在家,偶尔和老伴出去走走,以前的老朋友也越来越少了……”,陈老微蹙眉头,欲笑还颦,一时无语凝噎,“他现在还是抱着手机看一些东西,整天找东西学习”,奶奶拍了拍陈老,“他就是个书呆子,以前在学校基本上就是三点一线,哪有什么业余活动呀!”奶奶打趣道,“他就是一个典型的书呆子。整天不是授课就是学习,再加上那个年代哪有现在这么发达呀!啥都没有,没电视,没电脑的,所以他生活基本上都是工作看书。这人也爱学习”两人相视一笑。

老骥伏枥,美人迟暮该是人生最大的憾事。可英雄的存在是标杆,是灯塔,而不是红烛不灭,让我们永远去依靠,去躲藏。陈朗老先生留下的精神值得我们去学习,活出的生活值得我们去追求;学习他的学无止境、不慕名利,追求他与其妻的举案齐眉、相濡以沫!

橙风记者团:水宇航、宋宏春  责任编辑:任尚垠


© 2016哈尔滨工程大学自动化学院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南通大街145号哈尔滨工程大学61号楼 邮编:150001 电话:0451-82519410 管理维护:自动化学院 技术支持:信息化处